这些塑料袋进入超市或者菜场之后,台湾挤出机械制造商一亿机械有限公司对东盟市场寄予厚望

摘要:近日,南京又出台升级版的“限塑令”,其中明确,在免费塑料袋最为集中的农贸市场,要建立塑料袋专供制度、定点专供,消费者可自主选择购买。在相关“限塑令”升级版颁布后已过了10天,作为薄弱环节的集贸市场准备得如何?记者探访发现,多数农贸市场尚未建立专供点机制
近日,南京又出台升级版的“限塑令”,其中明确,在免费塑料袋最为集中的农贸市场,要建立塑料袋专供制度、定点专供,消费者可自主选择购买。在相关“限塑令”升级版颁布后已过了10天,作为薄弱环节的集贸市场准备得如何?记者探访发现,多数农贸市场尚未建立专供点机制。很多菜场人士称,相比超市的收银方式,利用塑料袋较多的菜场,加上经营主体不同,实施难度不小。
“限塑令”升级后各菜场执行了吗? 调查
本月初,南京又出台升级版的“限塑令”,其中明确,在免费塑料袋最为集中的农贸市场,要建立塑料袋专供制度、定点专供,消费者可自主选择购买。面对“限塑令”的升级版,不达标的塑料袋使用有无减少?
昨日,记者走访了南京几大农贸市场。在进香河菜场看到,各种果蔬摊位上的卖菜摊主仍旧无偿提供塑料袋,一些买菜的大妈虽然带了无纺布袋,但还是会让摊主拿个塑料袋包一下,再放入包中。
正在购买副食品的张女士表示,“虽然带了无纺布袋子,如果不要塑料袋,感觉不太卫生,特别是装豆制品,湿漉漉的豆制品碰到装过青菜、白菜的袋子总觉得会有农药残留,太不安全和卫生了。”此外,专卖豆制品的摊主告诉记者,并没有听管理人员说要限塑,自己依然购买来一捆一捆塑料袋,再免费提供给顾客。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只有极少的市场还设有塑料袋专供点。福建路上的一家农贸市场,管理人员告诉记者没听说“限塑令”升级版,需要增设专供点更不清楚。而在进香河农贸市场,记者见到了一个塑料袋专供点,但管理者说,“虽然专供点还在,但是没有老百姓愿意把菜买好了再去买个塑料袋装着”。
购物习惯或成最大阻力 困局
记者在相府营农贸市场调查时,管理人员正在研究“限塑令”下一步的规划。工作人员表示,内部已经开会,为了贯彻市政府“限塑令”升级版的要求,记者在其办公桌上也看到了相关的文件。不过,工作人员也说,很想将工作推进,但还是感觉阻力较大。该人士表示,现在最难解决的是顾客需求,顾客不能没有塑料袋,塑料袋也没有找到好的替代品。
记者注意到,有些卖水产的摊位,顾客会主动要求多加一个塑料袋包裹一下,以防漏水。在买鸡蛋等易碎食品时,塑料袋也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市民孙太太说:“谁会把带水的东西直接放包里,还是得要有塑料袋包裹一下才行啊。”该市场管理人员又提出,“有些摊主曾为了省钱不给顾客塑料袋,还和顾客还吵起来了”。为了不影响生意,摊贩只能买一些塑料袋满足市民需求。
摊贩众多如何执行好成难题
一家城北菜场的负责人表示,市民的购物习惯成为最大阻力,但菜场和超市截然不同,超市只有一个经营主体,可以通过条形码将塑料袋以商品方式进行计价,便于了解市民使用塑料袋的情况,而菜场虽然未来肯定要实行专供点,但由于经营主体的分散性,难以让所有商户统一来市场采购,“达标的塑料袋肯定比薄薄的塑料袋要贵许多,这可能会有商贩为了节省成本,私下从某处采购塑料袋,菜场管理方在这方面的监督力很弱。难以有证据来证明他们使用的塑料袋是达标了还是未达标。”
塑料袋成商品人为促进了消费? 思考
记者调查发现,2008年“限塑令”一来,实行力度最大、效果最持久的要算连锁超市了。
在超市门口,市民陈小姐向记者展示自己的袋子,塑料袋中只有两个土豆。陈小姐表示,原本并没有打算买塑料袋的,但是超市营业员问她要不要塑料袋,她就买了。记者调查发现,每天超市顾客里,6成顾客会购买塑料袋,而营业员多半会询问是否需要塑料袋,大多年轻人会图方便就购买,无形中增加了塑料袋的销售量。
“其实商户希望人们买塑料袋,因为它挺赚钱的。”一家小型超市人士称,塑料袋的利润可能比卖老母鸡要多,只要在网上购买塑料袋,产品不一定能达标,也未必是宣传中的可降解材料,几分钱的塑料袋转到超市可能达到3毛钱,利润率超过了200%。
昨日,记者从一些塑料厂家了解到,一个小塑料袋只有几分钱,一个大袋子的价格不足一毛。这些塑料袋进入超市或者菜场之后,超市卖给顾客的价格则翻了一番,这也意味着,仅仅通过卖塑料袋,商家就有百分百的利润。
“限塑令”为降低白色污染塑料袋不能一卖了之 专家建议
南京一大学教授表示,“限塑令”的受益者是全体百姓,其政策的核心目标是减少使用塑料袋、减少白色污染占据人类居住的空间。即便使用了可降解的塑料袋,处理起来还是要花费成本。因此通过经济工具,即收费的方式确实可以抑制塑料袋的使用。但需要注意的是,现在更需让公众知道,哪些塑料袋是达标的,哪些塑料袋能真正销售,而不应该让不达标的塑料袋披上合法的外衣,通过销售方式一卖了之,甚至还成为了一些商户赚钱的工具。
专家建议,对于进入南京的塑料袋应该展开一次质量抽查,对于不合格的塑料袋经营者给予警告,并推出合格塑料袋的环保易辨标签,可以让公众了解哪些塑料袋是能使用的,也使得支付塑料袋使用的市民更有依据。昨日,市工商局人士也表示,南京对“限塑令”做出进一步强化要求,后期各区的相关部门肯定会进行检查,对不达标的企业或经营者可能会进行警告及处罚。
(来自:中国江苏网)

摘要:7月2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公布《关于修改〈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的决定》,并自公布之日起施行。本次修改版做了16处修改,包括以药品追溯系统代替药品电子监管码、提高对疫苗配送的要求、强调票货同行等内容。
  7月2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公布《关于修改〈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的决定》,并自公布之日起施行。本次修改版做了16处修改,包括以药品追溯系统代替药品电子监管码、提高对疫苗配送的要求、强调票货同行等内容。  以往,电子监管码制度主要靠监管部门推动,企业自主性并不高。本次修改版的《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则对药品流通环节中药品经营企业如何执行药品追溯制度提出了操作性要求。笔者认为,面对上游医药行业新政策推行的压力,处于从属地位的药品包装行业可以将这种压力转换为提升企业自身竞争力的动力。  电子监管码运行已有8年之久,目前还有相当多的药企在执行电子监管码扫码和数据上传,电子监管码彻底退出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但从“山东问题疫苗事件”可以看出国家建立药品追溯系统的必然性与紧迫性。一个覆盖生产、流通、消费等全流程的药品追溯体系,是防范非法药品流向市场、危害民众健康的基础性工程。  药品电子监管制度的退出或许并不被药品包装行业所乐见,但其已经成为行业必须遵守的规则,那么药品包装企业就必须重新制定一套能赢取市场的战略。积极参与药品追溯系统的建设,强化全过程质量安全管理与风险控制,对于提升企业质量管理能力、促进监管方式创新、保障消费安全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虽然目前药品包装行业可能成为新制度下的“受压方”,但随着药品追溯系统不断完善,以及药品包装企业的持续探索,一些新技术、新设备、新理念必将陆续问世。  在具体操作方面,药品包装印刷企业应做好电子监管码随时会被停止使用以及适应新的可追溯体系的双重准备。电子监管码的退出,将导致原有的印刷设备、印刷材料、版面面临提前停止使用。对于药品包装企业来说,应加强与合作药企的沟通,提前掌握药企在新版《规范》发布以后关于药品追溯系统的选择和发展方向,如果原合作的药企选择停止使用或减少使用电子监管码,企业应考虑就已经印刷的带有电子监管码的包装物、相关印刷材料和药企做好沟通,合理安排生产计划,防止因停止使用造成损失。  新版《规范》把药品可追溯管理的自主权更多地交给了企业,同时也为药品包装行业和第三方信息技术行业提供了更大的发展机遇。作为药包企业,应积极关注行业协会、国家药监部门和各地药监部门关于药品追溯系统的最新要求和动向,积极加强和信息技术行业的合作,为药企提供低成本、高可靠性的信息追溯系统;提前做好技术和人员储备,运用新技术、新理念不断完善自我,把握发展机遇,及时提升药品包装生产工艺,采用药品包装新材料适应新追溯系统的信息技术要求,跟上产业升级的步伐。
(来自:《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摘要:台湾挤出机械制造商一亿机械有限公司对东盟市场寄予厚望,特别是印度尼西亚和越南。
台湾挤出机械制造商一亿机械有限公司对东盟市场寄予厚望,特别是印度尼西亚和越南。
去年台湾的塑胶机械出口下降了10.8%至11.2亿美元,但越南却是亮点,向该国的出口增长了13.8%为1.23亿美元。台湾机械工业同业公会塑胶机械委员会主席Alan
Wang在台北塑料展新闻发布会上说:”去年台湾对越南的挤出机出口猛增了239%。”
越南对塑料袋生产设备的需求旺盛,一大原因是:对成本敏感的服装制造商大量把制造业务转到越南,因中国大陆地区的薪酬上升,而越南的人工成本仍然较低。
一亿机械销售经理林春伟(音)说:”二十年前,香港大量生产服装,所以他们需要配套生产PP包装袋,后来服装加工业转移到了广东和福建,现在又转向越南。”
一亿机械在台北塑料展上展出了两台设备,一台是三层吹膜机,两层全新的HDPE中间夹着一层回收材料,这台机器很受对价格敏感的客户的欢迎。还有一台清洁工厂废料的回收生产线在现场工作,挤出回收材料,制成HDPE,
LDPE, LLDPE, PP, EVA, ABS和PS颗粒。
一亿机械成立于1960年,在台南有两家工厂,一家生产螺杆,另一家组装机械。其销售额的85%来自出口业务。目前最大的市场是俄罗斯、东欧和土耳其。公司目前也向拉美、非洲和中东出口。
(来自:塑料新闻中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