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求企业在相关细分领域拥有冠军级的市场地位和技术实力,美国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发现塑料会渗透微量BPA

摘要:据业内权威数据分析,2016年,我国塑料机械行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总额和出口交货值均企稳回升,行业得以快速发展,受各方面的关注度也逐渐提升,在机械制造行业中的地位亦愈加显现,其实力在行业收入等以及首批制造业单项冠军名单中均有良好体现,其地位提升则通过工程师职称制度改革表现出来,对工程师职称的评选,首个试点就选在塑料机械领域。这一系列改变令塑机行业人士倍感自豪。
  据业内权威数据分析,2016年,我国塑料机械行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总额和出口交货值均企稳回升,行业得以快速发展,受各方面的关注度也逐渐提升,在机械制造行业中的地位亦愈加显现,其实力在行业收入等以及首批制造业单项冠军名单中均有良好体现,其地位提升则通过工程师职称制度改革表现出来,对工程师职称的评选,首个试点就选在塑料机械领域。这一系列改变令塑机行业人士倍感自豪。  中国塑料机械行业为什么愈发受宠?  我国塑料机械工业主营业务收入等企稳回升  2016年,我国塑料机械制造规模以上企业403家,主营业务收入、利润总额和出口交货值于第2季度企稳回升,第3和4季度增速显着加快。  出口塑料机械共计628870台,出口金额20.01亿美元,出口数量和金额分别同比增长31%、6%;贸易顺差6.65亿美元,其中注塑机顺差为4.89亿美元。出口数量的增长主要集中在注塑机、挤出机、塑料压延成型机和3D打印机。其中,出口注塑机26765台、10.22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20%、4%;出口挤出机43293台、3.91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298%、4%;出口塑料压延成型机1112台、2805万美元,分别同比增长23%、22%。
  进出口方面,2016年我国进口塑料机械共计28297台,进口金额约13.36亿美元,进口数量同比增长56%、金额同比下降12%,进口平均单价由上年同期的8万美元/台降低至5万美元/台。进口数量的同比增长源于:塑料造粒机51%、塑料中空成型机15%、塑料压延成型机25%;注塑机、挤出机和吹塑机的进口数量和金额则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  20家橡塑相关企业入围首批制造业单项冠军名单  根据《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培育提升专项行动实施方案》,2017年1月17日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中国第一批制造业单项冠军示范(培育)企业名单,共有104家企业入选。根据方案,计划到2025年总结提升200家制造业单项冠军示范企业,发现和培育600家有潜力成长为单项冠军的企业。其中,与塑料橡胶行业有关的入榜企业占了20家。  单项冠军企业,除了要求企业必须长期专注于特定细分产品市场,长期在相关领域精耕细作,生产技术或工艺国际领先,单项产品市场占有率位居全球前列的企业;还要求企业在相关细分领域拥有冠军级的市场地位和技术实力。  以示范企业为例,要求“在相关细分产品市场中,拥有强大的市场地位和很高的市场份额,单项产品市场占有率位居全球前3位”、“企业长期专注于瞄准的特定细分产品市场,从事相关业务领域的时间达到10年或以上,或从事新产品生产经营的时间达到3年或以上”。  从104家冠军企业行业分布看各省市制造业发展,山东省制造业主要分布在石化、重型机械上,江苏省制造业强在机械、电子材料行业,浙江省主要集中于机械设备制造。广东省在电子元器件、计算机领域领先,安徽省在机械(电子)设备上有较强竞争力。总体来看,制造业冠军企业集中于华北、华东地区。中南地区分布较均衡。东北、西北、西南地区较少。  塑机业成浙江工程师职称制度改革首个试点行业  浙江省塑料机械高级工程师职称评审会议指出,塑机行业开始实施人才评价“新政”,即:评高工职称,不再只看论文和科研,为企业设计的产品、制定的标准反而更重要。  据省人力社保厅和省经信委介绍,原来评职称,专业都比较大,比如机械领域,造机床的与造汽车的都在一起评,评委只能看一些通用条件,难以考察实际岗位业绩,评出来的工程师对企业参考价值不大。  去年年底,中央出台《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提出以“职业分类为基础”推动改革,浙江省就考虑围绕浙江优势产业,对工程师职称进行细分,让评出来的工程师更对企业“胃口”,首个试点就选在塑料机械。  浙江省人力社保厅专技处程爽处长介绍:“不仅仅是学历、资历不作门槛,包括论文、科研项目,我们也不作硬性规定,而是以塑机研发、制造的核心业绩为主,建立‘赋分式’量化评价体系。论文和政府立项少,但在企业里主持研发产品并创造重大效益的人才,同样能评上高级工程师。主持制定国家标准的,甚至可以免评审,直接拿到高级职称。”  笔者结语:  “靠实力打拼,拿成绩说话”已然是中国塑料机械行业的标志,通过体制创新、加大研发力度等,塑机企业逐渐壮大自身实力,并合众企之力,逐渐巩固塑机行业的力量,最终才能打响整个行业的名气,拉动整个行业的颜值,其重视程度自然也日渐显现。希望在2017年,塑机行业能够开拓全新世界,让行业的步子走得更稳,迈得更远!
(来自:中国塑料机械网)

摘要:上世纪30年代,一名英国化学家做了一项由好奇心驱动的观察,这个观察今天仍处于该化学物质安全性争论的中心。他注意到,合成化学物双酚基丙烷(BPA)能够较弱地模仿人体雌性激素。在接下来的数十年,BPA成为环氧树脂和聚碳酸酯塑料的普遍成分,被用于从塑封到塑料水瓶的各个地方,每年用量可达数百万吨。
  上世纪30年代,一名英国化学家做了一项由好奇心驱动的观察,这个观察今天仍处于该化学物质安全性争论的中心。他注意到,合成化学物双酚基丙烷(BPA)能够较弱地模仿人体雌性激素。在接下来的数十年,BPA成为环氧树脂和聚碳酸酯塑料的普遍成分,被用于从塑封到塑料水瓶的各个地方,每年用量可达数百万吨。  但BPA并不会原地不动。20世纪90年代,美国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发现塑料会渗透微量BPA。研究人员和公众已经在担心其他类似荷尔蒙的化合物会干扰内分泌系统,他们担心BPA的轨迹是否会造成一些危害。
  现在,测试已经在超过90%的美国人体内发现这种化学物质。但BPA污染依然处于争议之中。一个原因是研究曾产生冲突性的或非总结性的结论,这在部分程度上是因为内分泌系统的选择可能是细微的,而且很难确定。另一个原因是科学家和管理机构对于哪种研究能够最好地塑造政府对化学品的监管存在分歧。  2014年,美国食药监局(FDA)对关于BPA潜在健康影响的161篇新研究做了审查。其目标是了解科学是否能对这种化合物的安全性做出明确判断,从而为监管人员照亮道路。汇集的证据包括发表于同行评议期刊的论文,其中很多文章发现的证据支持微量BPA能够改变人体的观点。然而,官方科学家则认为这些研究中的大多数对于制定政策没有价值。他们发现决定BPA剂量安全的足够引起注意的文章仅有4篇。但没有一篇文章报告小剂量的影响。  现在,一些科学家和监管人员正在就如何弥补这一分歧全力以赴。其中最雄心勃勃的是由北卡罗来纳州国家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NIEHS)领头的斥资3000万美元的一项计划。它正在让学术界和政府科学家联合他们的方法,以更好地了解BPA的潜在风险,并为评估化学物质的安全性提供新的模型。但这个项目遇到的各种颠簸,说明了它有多难。  始于丑闻  目前的僵局可追溯到1976年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区一家充满老鼠的实验室。当时由于FDA一名病理学家怀疑其测试报告良好到有些不真实,联邦办公室于是开始调查这个名为产业生物监测的实验室。彼时,生物监测是美国最大的一家私人化学测试实验室,它被产业界用来尝试满足联邦安全标准。  恶劣的实验室条件和被篡改的数据丑闻,随后引发对该公司3名顶级科学家的国会听证会和刑事定罪。它还促使美国政府采用《良好实验室管理规范》(GLP)。相关规范列出了广泛的监管、审查和做记录的要求,以确保实验室程序遵循流程,数据不会被捏造。  对于在监管竞技场上工作的私人和政府实验室来说,GLP已经成为必要。但却鲜少有学界研究人员使用它,取而代之,他们会依赖资助机构、同行评议期刊和大学委员会对其工作的审核。“文字负担极度繁琐。”伊利诺伊大学再生毒理学家、参与上述大规模BPA研究的JodiFlaws说,“我觉得大多数学界研究人员都是诚实的,会做良好的记录以重复实验。但我认为GLP报告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水平。”  欧盟和国内对双酚A的标准不同  随着20世纪80年代化学管理规范的成熟,这些实验室规则被拿来与新标准做对比,新标准说明了监管人员想看到评估一种特殊健康效应有哪些种类的验证,比如一种化学物质是否会导致癌症。今天,这些指导性测试有数百种,它们大多数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维护,这是一家由35个国家在二战后建立的位于法国巴黎的联盟。  OECD起草研究指导规范的部门主任BobDiderich说,监管者应该衡量证据,即便它并非来自按指导规范开展的研究。他表示,很难弄清楚如何应对利用前沿技术如独立基因组学开展的学术研究,它会建立基因活动中因为毒性化学物质而改变的模式。“它在真实世界中意味着什么?它如何转译为对人体和动物的影响?你在判断这些时存在困难。”Diderich说。  科学审核  FDA对关于小剂量BPA影响的科学应对方式说明了这两种研究之间存在鸿沟。  2008年,该机构宣布人们从食物中吸收的BPA水平不会造成任何健康风险。它主要依赖两项根据GLP指导规范进行的研究,这两项研究并未发现低剂量摄入BPA会造成危害的证据,它们均由一家受塑料产业资助的私人实验室完成。从那时起,FDA就对新出现的研究评估了若干次。现在,它已经因为BPA对大脑、行为和前列腺的影响而表示担忧,但却并未改变其整体评估结果,即人们从食物中摄取到的剂量不会造成风险。而且,它还继续将很多学术研究划归为错误或不能用于制定监管标准的类别。  马里兰州FDA毒理学家、主导这些观点的JasonAungst说,尽管学界研究能够表现出“极大的灵活性”,但他们更多地聚焦在解释化学物质如何影响有机物的机制上,而不是测量一种化学物质的毒性有多大。“通常,当我们看到遵照指导规范的研究时,它们是已经验证过的研究,在多个实验室测试了很多次,并已经形成可重复性的结果,我们可以有信心地在安全水平上使用。”Aungst补充说。  欧美国家一般都要求婴幼儿塑料用品不得含有BPA  但一些学界研究人员说,规范指导研究依赖的是过期的测试方法。他们指出,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小剂量BPA会导致从焦虑到糖尿病等各种影响。例如,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神经毒理学家HeatherPatisaul长期研究小鼠出生前接触微量BPA后对其神经系统产生的影响。通过观察大脑中的信使核糖核酸水平,她发现接触BPA的小鼠下丘脑和杏仁核(这些结构会影响生殖和行为)中含有更丰富的雌激素受体。  弥合分歧  NIEHS主任、内分泌学家LindaBirnbaum想知道是否能够通过让学界和FDA科学家合作结束这些纷争。  “21世纪的研究和方法正在揭示人类生物学的影响和化学物质或药物的效用,而用一些指导性研究往往并不能得到明确结果。”Birnbaum回忆说。所以“我们提出了传统指导性研究中不会被问及的12个问题”。这个斥资3000万美元的项目名为“学术界和监管机构BPA毒性联合调查”(CLARITY-BPA),于2012年启动。它跨越了12个高校实验室和阿肯色州FDA国家毒理学研究中心。在那里,实验室工作人员根据GLP规范内容饲养了3800多只大鼠,并让其中一部分接触BPA。  相关结果正在逐渐形成。与此前的研究类似,若干所大学科学家说他们看到摄入少量BPA之后的影响。Patisaul的实验室又一次发现小剂量BPA影响大脑雌激素受体的证据。  Birnbaum表示,“我们认为它(CLARITY)可以作为未来研究的一个模型。对于具有重要产业作用的一种大量使用的化合物来说,或者值得再次采取这种方法。”Birnbaum希望,通过学术工作和对同样大规模大鼠的新指导性研究(FDA计划在2018年公布结果),最终能够对BPA的风险作出明确的结论。因为该研究是CLARITY项目的一部分,高校科学家从一开始就参加了研究设计。
(来自:中塑在线)

摘要:近日,北京理工大学王博教授及其团队将金属有机骨架(MOFs)材料应用于空气过滤、净化与治理等方面的研究成果被国际权威学术期刊《Nature》报道。
  近日,北京理工大学王博教授及其团队将金属有机骨架(MOFs)材料应用于空气过滤、净化与治理等方面的研究成果被国际权威学术期刊《Nature》报道。  2月1日,《Nature》以《金属有机骨架在空气过滤领域的应用》为题对该研究成果进行了报道,并指出通过能够大规模生产的金属有机骨架(MOFs)材料薄膜在空气过滤上的应用,可有效过滤PM2.5,净化空气。  王博教授表示,金属有机骨架材料是一种多孔结晶材料,由有机单体和金属离子聚合组成,可通过表面可调控的静电荷和碱性官能团,实现对大量细微颗粒物和可挥发有机物(VOC)的捕获和高效降解。  他们已合成多种金属有机骨架纳米结晶化合物,并且使其生长在纺织物、泡沫材料、塑料材料、钢网等不同的基材表面,实现了工业化水平的双面辊到辊的量产。  据介绍,这种材料是目前世界上已知的吸附储存气体分子能力(比表面积)最强的一类材料,比表面积最高可达8000平方米每克,是活性炭、分子筛的10多倍。这种材料在可见光照射下,实现日光催化,将有害有机物分解为二氧化碳和水。进而使得滤除效率得以持续保持,长效作用,无二次污染,且滤除率超过99%。  经检测,在室温下的空气过滤结果显示,这种材料能有效将空气中的PM2.5和PM10污染物降低99.5%,只有在200摄氏度的条件才会出现较少的效率损失。另外,这种材料在过滤方面的潜在应用还包括家用吸尘器的灰袋、汽车排气管装置领域以及工业超细颗粒物滤除和大规模VOCs降解等。  据悉,王博团队下一步将深入推进技术转化和产业化,应用于工业废气治理、空气净化器、纱窗制造等领域。  清华大学化学系主任、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王训认为,王博团队的这一成果将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结合起来,对于治理雾霾、净化空气等具有重要意义,其应用前景广阔。
(来自:CPRJ 中国塑料橡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