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需要一种有一定导电性的塑料来传导和屏蔽电磁波,外卖平台要是用可降解的环保餐盒

摘要:造电子,电气设备各种元器件的材料除了机械强度,耐温,易成型等基本要求外,对电性能的要求因用途不同而差异很大。
电子工业助推塑料新发展  电子工业中大量的塑料用作绝缘材料,希望在高温,高频下的绝缘电阻高而介电性能稳定,对有电磁波发射的电子设备既要不让电磁波射向周围环境,又要阻隔外界电磁波对电子设备正常工作的干扰,所以需要一种有一定导电性的塑料来传导和屏蔽电磁波,塑料的一大优点是质量轻,易加工,但因是高分子化合物均有不导电性,但若能从组成或分子结构上作改进赋予良好的导电性则对电子设备的轻巧和功能的延伸是一种新颖材料;有一定磁场强度的磁性塑料能代替天然的磁铁,也是电子工业所追求的新材料。  因此把具有绝缘,屏蔽,导电,导磁功能的塑料在电子工业中的应用进行罗列和分析,对材料的生产者是一种促进,对材料的使用者是一种互通和借鉴。
(来自:环球塑化网)

摘要:外卖等新兴行业的兴起、发展使得塑料制品产量、使用率等大大增长,如今如火如荼的外卖经济已经带来一系列的环境问题。
  《中国塑料制品行业产销需求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1至5月我国塑料制品累计产量3047万吨,累计增长3.8%。  外卖行业火热,外卖垃圾却无处安放  在西安市南郊大学城附近经营一家日料小店的张先生告诉记者:“我们店的客源大多都是学生,很多订餐都来自外卖平台或微信。一次性的塑料餐盒每天大约能用一百多个,一个月得用四五千个”。一个小店一个月消费的一次性塑料餐盒就达四五千个,张先生店铺周围还有四五十家同样提供外卖的餐饮店。粗略计算,这片区域每个月消费的塑料餐盒数量可达十万以上。  张先生还告诉记者:“顾客在外卖平台上点餐时对应的餐盒数量都是商家在后台设置好的,餐盒的价格目前都是1元定价。外卖平台要是用可降解的环保餐盒,成本就会高了,只能涨价。”  根据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外卖平台数据显示,三家平台日订单量2000万左右。根据一家公益环保组织采集的100个订单样本测算,平均每单要消耗3.27个塑料餐盒或杯子。  按照上述数据估算,外卖平台一天消耗的塑料制品要超过6000万个。每周至少有4亿份外卖“飞驰”在中国的大街小巷,每周至少产生4亿个一次性打包盒和4亿个塑料袋废弃垃圾。由于无法回收再利用,大部分只能焚烧,每年约有800万吨的塑料被填埋。  外卖行业的兴起为很多人带来了就餐的便利,但是它所带来的环境问题却不容小觑,外卖垃圾造成的环境污染急需引起消费者、商家、外卖平台及环保部门的重视。  最便宜最难降解塑料餐盒最走俏从源头杜绝塑料垃圾
改变人们生活习惯是重点  网络外卖餐盒分塑料餐盒、可降解餐盒、锡纸盒和牛皮防水纸盒。四种餐盒的优缺点各有不同:对于一些小本经营的外卖商家来说,价格最贵的可降解餐盒“华而不实”;锡纸盒硬度较差,只有炒菜馆选用,商家还要在软塌的锡纸盒外再套一个较硬的纸盒;牛皮防水纸盒轻便但密封性较差,只能装不带汤水的食物,例如拌饭、沙拉等。  综合来看,在实用性上材料为PP5的塑料打包盒价格便宜、密封性好、硬度高,可谓是“物美价廉”。但是这个使用寿命不到一小时的外卖盒却成了危害环境的“致命者”:一个塑料餐盒若依靠自然降解需要几百年时间,在四种餐盒中最难降解,仅能被“废弃”焚烧、填埋处理。  目前外卖平台上,餐盒1元/个。塑料餐盒密封性好、硬度高,对饭菜的“保护度”高,几乎覆盖了所有外卖送餐用餐盒。  斤斤计较的商家借口不涨价,不愿接受最环保的可降解餐盒,其实更担心的是餐盒费价格提高到1.5元/个或2元/个,门槛的提高会导致一部分外卖送餐客源、盈利双双缩水。  改变消费行为习惯最重要  据央广中国之声9月7日报道,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9月1日受理了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起诉百度、饿了么、美团外卖平台一案,要求外卖平台向用户提供是否使用一次性餐具的选项,减少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  这是国内第一起外卖平台因为资源浪费、环境污染被起诉的案件。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希望此举推动企业履行企业责任和社会责任,推动管理部门对外卖等新兴产业尽快出台管理细则,规范新兴行业商业模式。  饿了么外卖平台此后表示:国家目前尚未出台餐饮用具环保标准,外卖平台无权强制商家使用环保餐具。今后将在用户点餐后台设置不使用一次性餐具的选项。  外卖点餐每时每刻产生数以千万计的包装垃圾无处安放,需要几个世纪才能自然降解。除了约束外卖平台推荐、推广使用可降解包装,急需对消费者、特别是90后、00后消费者普及环保知识,约束、自律消费行为。改变不环保、不绿色消费习惯,从现在做起,从今天做起。
(来自:大秦之声)

摘要: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日前依法受理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分别诉北京小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三起环境污染责任纠纷公益诉讼案件。
  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日前依法受理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分别诉北京小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三起环境污染责任纠纷公益诉讼案件。三名被告分别是外卖订餐平台百度外卖、饿了么、美团外卖的主体公司,原告以被告未向用户提供“是否使用一次性餐具”的选项,致使系统默认配送一次性餐具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和生态破坏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环保升级:饿了么等三大外卖平台被起诉  上述案件中原告认为,由于订餐平台存在经营模式缺陷,未向用户提供不使用一次性餐具的选项,导致用户直接点餐时被系统自动配送一次性餐具,造成很大的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客观地说,这个诉由是成立的,随着餐饮外卖业迅猛发展,大量使用不可降解的一次性塑料餐具和塑料袋,每天产生海量的塑料垃圾,也是不争的事实。据报道,目前饿了么、美团、百度外卖三家平台日接单量高达2000万份,按照每单消耗3个塑料餐盒估算,日消耗塑料制品超过6000万个,而各大网络订餐平台一年订餐共需要146亿个餐盒。  针对外界的批评,曾有餐饮外卖业内人士表示“委屈”,认为不能把产生塑料垃圾的责任都推给外卖平台,现在面对环保组织的起诉,肯定也会有餐饮外卖业内人士觉得很冤枉,认为环保组织是在“拣软柿子捏”。业内人士的理由是,2008年国家曾实行“限塑令”,但收效甚微,2013年5月1日发泡餐盒也获解禁,使用塑料餐盒餐具并不违法。同时,国家尚未出台餐饮用具的环保标准,只要商家使用的餐具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外卖平台并无强制商家使用环保餐具的权力,加之目前缺乏完备的监管标准和垃圾分类回收制度,环保餐具工艺也远不成熟,外卖平台对塑料餐盒餐具回收难有作为,也很难承担更多的责任。  业内人士从维护行业发展利益的角度进行的辩解,不能说全无道理,但相较之下,环保组织一纸诉状将外卖平台告上法庭,更是一次富有意义的公益维权行动。餐饮外卖是“互联网+餐饮”形成的新兴行业,涉及传统餐饮业、互联网企业、普通消费者和监管部门等多方主体关系,严格说来,餐饮外卖产生的外部成本,各方主体都应有所分担,但外卖平台作为餐饮外卖行业的“中枢平台”,理当在各方主体中承担重要责任。所以,外卖平台被环保组织告上法庭,并不表明外卖平台是“软柿子”,而是其作为一个“中枢平台”,被环保组织当成了设置公共议题、启动公益维权的一个“支点”,这对外卖平台来说,其实是并不冤枉的。  事实上,在成为被告前后,外卖平台已经开始采取措施,努力遏制塑料垃圾泛滥之势。如饿了么2011年在平台上推出“1元换环保餐盒”活动,成功淘汰大部分外卖餐厅的泡沫餐盒,今年4月推出新一代环保可降解塑料袋,免费发放给平台商家使用。最近,饿了么和美团外卖两家外卖平台的APP分别上线了“不使用一次性餐具”、“不需要一次性餐具”备注选项,此举无论与被起诉有没有直接关系,都可视为对环保组织诉由的积极反馈。从这个角度说,环保组织通过起诉外卖平台来设置公共议题、启动公益维权,已经初步收到了成效。  环保组织起诉外卖平台,对餐饮外卖业涉及的其他主体而言,也是一次难得的环保法治教育。减少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使用,遏制塑料垃圾泛滥,传统餐饮企业、消费者和监管部门等都负有相应责任。消费者点餐时选择“不使用一次性餐具”,转而使用可降解的环保餐具,意味着要支付更高的价格,意味着自己的消费行为要受到更多成本约束和责任约束。一个理性、文明的消费者,为此增加成本和责任约束是值得的。消费者如此,传统餐饮企业和监管部门等主体也是如此。
(来自:北京青年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